小橙子🍊

好好做人!

「昼夜」 one


🍁本来只是愉悦自己的产物
🍁发出来是督促自己能继续码下去
🍁rps  勿扰真人  圈地  不打tag  都随缘吧

————————————————————————————

01
    ——“那这次的这个角色是不是应该算是您至今演艺生涯里一个比较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了?”
    又是这样的问题,这些年他渐渐红起来以后,每一部戏宣传期的采访都有不同的记者不厌其烦的问这个听起来很有水平的问题。

     但他始终觉得毫无意义。

     ——“是吧,因为这个角色时间跨度比较大,然后导演塑造的那个年代感其实还挺宏大的,无论是作品本身还是我塑造的这个角色都是比较有价值意义的。但其实对于我来说,我接的每一个角色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像萧景琰、宋运辉啊,所以本质上和之前饰演的其他角色,并没有什么差别,我都是力所能及的把自己的情感通过人物形象传递给大家……”
    
    头疼的应付了群访和一个独家,他穿着礼服站在长廊的尽头,开了窗半靠着吸一根烟。
    今天的活动莫名的触了他的敏感区域,要说哪里出了问题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直到结束送走一切无关紧要的人,转过身感觉到自己立马皱起的眉头时,他才恍惚觉察出些端倪。

     终究是倦了

02
    时隔多少年,那些潜移默化的影响让他永远也无法回避一个事实:靳东是对的
    他今年要40岁了,终于开始一步步应验靳东当年不绝于耳的理念和预测:他至少2年没参加过综艺,采访能避就避,不再沉湎于外界的口舌,只专心于戏剧。
    当年靳东做的事他也在做了,出品人、投资话剧,他无意随着他的道路前进,却抵抗不了自己本能的选择。

    手里的烟灰被风一吹,落在虎口上两个火星子,烫的他抽离出遐想,却在无意间晃见自己拇指与食指粘着的烟头时苦笑出了声。
    连拿烟蒂的姿势都如出一辙,他也终于肯承认火机样式和烟盒上牌子的相似并不是出于偶然和缘分。
    这么多年他自觉不自觉,刻意不刻意的模仿与跟随,在当初看来的百利,此去经年,终于显现出它唯一的弊端。                    
    就这一点,就足以让他一人呆上个把小时,解决掉一整盒的烟,在烟雾缭绕里忽略旁人的问候和工作人员的催促。

03
    很多让他留恋的回忆此刻只能像针似的,扎的他痛极了又哭不出声来。其实这些年来他总是控制自己不去想过去,可支撑自己不回望的力量,却是他的那句“你要朝前看”,他觉得讽刺极了。
    窗外忽然暗了下来,一大片乌云遮住了晒得人流汗的日头,狂风乍起,他几乎来不及阻止,意识就跳回了2015年。

    四月的江南,说变就变的天,说下就瓢泼而来的雨。他抬起头去看那片云朵,还没来的及反应,就有人从他身后过来,拽了他的胳膊往内景跑,等他晃过神来,那人递了根烟过来:“愣什么呢?不赶紧跑,服装淋湿了还怎么接戏?”
    他那会儿没心没肺的盒盒盒盒盒的笑,接了烟也不客气的凑了靳东的打火机,吐一口云雾:“淋湿了,咱今儿就只能拍内景了,多好,师哥打羽毛球累了吧?”
    他理所当然的迎了那人宠溺的一巴掌,然后再装作毫不在意的跟他闹:“发型不接戏了!”

    他一直都记得那天是4月10日,横店的第六场雨,成片的第15集,他当天的第3场戏,开戏以来的第108场,和靳东的第87场对手戏。

    是一场过云雨,就像他和靳东一样,过眼云烟。

    雨过天晴,最简单的运动场景,他连着NG了两次,当李雪冲过来问情况的时候,他连抬头瞄一眼靳东的勇气都没有。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他闭着眼睛调整了两三分钟,告诉导演可以的时候,余光瞟见靳东坐在戏景里的那个椅子上,拿着戏里的那个白瓷杯一口口喝咖啡,看向自己的眼眸里带着温柔又能读透人的笃定。

04
    他总是能在相似的场景,相似的环境,相似的梦境里找到当初的自己,找到他最想回去的原点,也只有这些个似曾相识的曾经,才能让他感觉到真正的存在。
    他忽然想起刚刚那个问题,他答的礼貌又游刃有余,是符合观众、记者和粉丝要求的完美答案。
    他可以用尽心力的去诠释每一个角色,可在他心里,角色和角色终究是不一样的。

    这么多年这么多采访,在被问到自己演过的角色时,他讲过齐勇和萧景琰的重要性,也讲过赵启平和宋运辉,却从未自觉自愿的提及过明诚这个名字,对于他而言,这两个字太重太美好也太疼痛。

    他太入戏,以至于这么多年,那几个月所遇到过的一切,一旦相似的再度呈现,他都不可抑制的陷在里面任谁都拽不出来。这是他越来越害怕参加直播类节目的重要原因,他无法控制自己去想那段回忆。

05
    它甚至严重到不能重逢旧人

    即便始终挂在正午旗下,宋运辉之后近五年的时间他也并再没有和公司有过多大的瓜葛。几个人情客串外,普通观众似乎都忘了那几年的国剧门脸的御用演员们,粉丝们也再没有认脸的乐趣。
   
    前几天他在自己的工作室里碰到了带着本子来找他的侯鸿亮,他捻了那个剧本坐在那里恍惚了好久,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下来,太多熟悉的人了,他甚至怀疑是不是时光倒流回了7年前。
    ——“怎么都是熟人?”王凯问
    ——“拿给孔导看了以后,我们几个讨论了一下觉得还是咱们原来的这些人比较贴,主题挺大的,少点磨合,你们的默契足,作品质量有保证”
    王凯翻着本子低低的嗯了一声,侯鸿亮喝了口茶又添一句:“主要是自家人价格公道”

    他盒盒一笑,主创人员翻到最后没等侯总拦下他就瞥见了联合出品里有得空。
    他不可见的微微一挑嘴角,放下本子没等侯鸿亮开口便说:“我先看看吧,您放心,自家的戏我不会找理由推的”
    侯鸿亮站起身来,拍拍他的肩膀,他起身送老板到门口等电梯。
    门开了,侯鸿亮用手卡住门,侧着身跟他说:“选角那天他也在,我们不敢说,倒是他开口觉得你合适。”
    王凯闷闷的嗯了一声点了点头:“您慢走”
    ——“凯子啊,三年了,很多事情总有人要先让一步,他那矫情脾气你……”
    ——“侯总您别说了,我都知道”

06
    经纪人成功把他唤醒的时候,已经临近6点了。
    他终于知道一天心不在焉又有所期待的原因,7点是他们几个人约会——主创的见面会。
    实际上只是找个由头大家坐在一起聊一聊,毕竟真的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或者说是他很久都没和他们聚过了,他总是刻意的脱离那个圈子又恋恋不舍的,最后就是这么一副被折磨的疲惫不堪的样子。
    赶上晚高峰,不远的距离,到地方的时候还是7点过了10分。他收拾好心情,带着最标准的笑容推门进去:“不好意思各位,路上耽搁了,我自罚三杯”
    满座都是熟悉的人,应该谈兴正浓,几个背对着门坐着的人回过头看他都带着笑意。
    他抱歉的笑着往座位边走,看着空的那个位置愣在了原地,几乎靠着意志力才保持着脚步继续向前,笑容继续绽放。他拉开椅子,从刘涛这边经过站在桌前,这样才能保持和靳东之间的距离。
    他站着拿起桌上的酒往高脚杯里倒,刚要一口灌下被侯鸿亮拦下:“都是熟人没人要罚你酒,不是酒局,你少逮着我骗酒喝昂!”
    他盒盒盒盒盒的对着侯总笑,然后跟孔导打了招呼,剩下的都是同级的老朋友他没必要一个个问上一声,只在坐下以后跟左手边的刘涛轻声聊了两句。
   
    桌上气氛还算浓,他却小鹿乱撞。靳东的声音一两句的在耳边响起,那样的声音和语气他真的是失去了太久太久,以至于会觉得陌生,却像是回到了被他迷的五迷三道的最初,像是初恋的感觉,惶恐不安。
    他伸手握了杯子,小口抿了一下,然后又再侯总的提议下和大家一起干杯,敲桌子示意后,便惯例的和身边的人碰上两下。左边自然的与刘涛敲着,余光扫着靳东,看那人并无要与他交流的意思,有点悻然,却还是告诉自己即便是以师弟的身份也是要自己主动的,便清了清嗓子安抚了情绪,颤抖着手递了杯子过去。
    他不知道该叫什么,师哥?哥?东哥?他最后什么都没叫,靳东也只是礼貌的回应的磕了杯,对着他微微挑了嘴角,并无他话。

07
    他这顿饭吃的别别扭扭的,客套话说不出,善于的玩笑话也半分不敢开口,多半是倾听和回应。为掩饰尴尬,他便不停的吃东西喝酒,期间只是无意和靳东的手肘相碰,就让他红了脸,一句抱歉卡在喉咙里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倒是靳东随意的抬了抬手示意他不必介意。
    靳东总说自己不善言谈,也不过是在外人面前,老朋友面前他总是言辞幽默又妥当,可以给最好的回应也可以起最合适的话题,加上他现在出品人的身份,更是多了掌控全局的气势。
    王鸥半开玩笑的调笑:“师哥,你这现在是彻底掌握我们的命运了呗”
    靳东隔空指了指她:“好好背词,卡壳抠钱”
    孔笙在旁边打岔:“这可不归你管”
    靳东反击:“不给你钱!”
    场面喜悦,王凯却觉得自己是局外人,他干掉了小半杯红酒,以为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却在倒完酒又要灌下的时候被刘涛半拦下微微劝阻:“少喝点吧”
    王凯觉得靳东在看他了,礼貌的笑了笑搁下了杯,听王鸥继续问:“师哥,这次不演个什么角色?”
   
    这么多年过去了,王鸥还张口闭口的叫靳东师哥,他们同样都沉浸在那一部戏里,同样的都活在那个角色里,一个自然而然另一个掩耳盗铃,他最终叹了口气还是喝了那口酒。
    靳东瞥了他一眼,跟王鸥答:“你见过老侯在剧里客串么?”
    ——“侯总人家摄影和导演出身,你是演员,不一样!”
    ——“那也不演!”
   

08
    快结束的时候,靳东出去了一趟,王凯这才和另外几个人好好的聊了两句,等靳东再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个服务生拿了套茶具,开始在旁边的茶几上摆弄,连好饮用水就被靳东推了出去:“行了,我来就行了”
    侯鸿亮半靠在那里笑:“哟,靳老板亲自泡啊,这真是难得一见啊”
    靳东白了他一眼就一个人默默的坐在那里等水烧开,一点点的清洗茶具。
    侯鸿亮问他:“这酒店连紫砂壶都有的啊?”
    ——“不然不是毁了我这茶了?”
    侯鸿亮哼了一声,靳东开始冲茶叶,侯鸿亮又问:“你这什么茶啊?”
    靳东开始冲第一泡,倒了水就往桌前走,第一杯自然给了侯鸿亮:“武夷景区的顶级正岩大红袍,第一泡,快!快!”
    侯鸿亮看着靳东给自己倒完,顺着给孔笙那边倒了半圈结束了第一泡,回到座位上继续等水开的问:“怎么样?不错吧”
    侯鸿亮和孔笙啧啧的咂嘴间,靳东已经冲好第二泡给另外的人倒上。到刘涛那里结束,王凯想着自己还是上手稍微扶扶以表敬意吧,没等身体反应,靳东就转身回去继续泡茶了。周围的人都跟着愣了,以刚刚第一泡的量来算,是倒的完的。气氛有些尴尬,王凯有点不安的在搓手想着是不是起个什么话题,侯鸿亮看靳东像没事人似的,便清了清嗓子问大家对各自的角色有没有什么想法。
    王凯沉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所措,直到靳东走到自己身边他才有点慌乱的扔下了手机,用手虚虚扶着,听靳东跟他说了第一句话:“第三泡”

    只三个字,王凯就仿佛扒下了所有的伪装,让那些深夜里的自我折磨和生活里的假意倔强,通通以最真实又暴露的方式彻底展现,他甚至连一句抱歉都没来得及说,就跌跌撞撞的冲出了房间,留下靳东一人面对一个个疑问又无从解释。
    他低头望着那小杯热茶的温度渐渐凉下,然后就着那人的杯子一口仰下:“我去看看”

    靳东推开门看王凯就靠着走廊的墙壁,微微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关门声惊醒了那人,靳东看他胡乱的擦了把脸,然后叫了他一声:“师哥”
    靳东也靠在那里顺手掏了烟出来递给王凯跟他说:“这不是我的本意,抱歉”
    王凯本能的去凑靳东伸过来的火机,半路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收了回来自己拿了火机,可当俩人目光都落在那同样款式的火机上时他又后悔刚刚应该接下的。
    第一口烟后王凯想了半天也只是回了句:“没事”

09
    第三泡的正岩大红袍是王凯最喜欢的味道。
    他这人并不视茶如命,年轻时甚至嘲笑他哥大热天喝热茶的行为,却唯独这一口让他觉得熨帖,而究其原因也不外乎是靳东。
    伪装者杀青,一票人通通醉倒。靳东向来不胜酒力,一瓶啤酒可以晃到第二天下午,这么多年也没人偏偏非要他喝,到最后也就剩下他一人清醒,安排了各家人把各家人送回家,而意外是王凯怎么都不肯回去,整个人挂在靳东身上没人拽的下来,最终他如愿以偿的躺到了靳东的床上。
    靳东知道王凯的心思,拍摄过半时便知道,他这么多年的老演员看的出入戏和真感情的微微差别。
    当他拉住王凯的领子离他的鼻尖仅仅一厘米的时候,当他说出那句你必须活着的时候,他看见王凯那双好看的眸子里泪珠点点聚集,下一秒就会落下,他也感觉到王凯刻意控制稳定的身体。
    的确,靳东猜的没错。
    当初他确实想以一场意外换一个吻,这个意外在未来会不会变成把柄和笑话都无所谓,他只是想要那个吻。但他终究是爱靳东的,他可以不要未来,不顾流言,却不舍得靳东也去经历那些。
    他没有醉,只是喝的有点多,他酒量好的很,只是借酒抒情。
    他要一个和靳东独处的时光。
    他躺在那张床上,可以闻到他身上独有的味道,那味道让他想哭,他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幸感受。

    靳东回来时手里拿着一杯茶对他说:“晚上吃饭前我泡的就是怕自己喝的难受,走之前喝了两杯,这第三泡了,但是大红袍本来也浓”
    他不懂这些,但他从那天起记住了这个味道,也记住了那一天。
    伪装者杀青宴的当天,他半坐在靳东的床上,犹犹豫豫又孤勇的跟面前的师哥开口:“东哥,我有话想跟你说”
    靳东点点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他瞪大了眼睛,连手里的茶都握不住:“你知道?”
    靳东又点点头:“我知道”
    王凯咽了咽口水,低头瞄见茶杯又喝了一口:“那……”
    ——“躺在我的床上喝了我的茶就是我的人了”

要陪你一起过第三个生日了!
还是最想和你说一声谢谢!谢谢您的出现!您带给我的改变!

图源水印  谢谢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